谁是下一个GDP2万亿城市:苏州最接近,武汉快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

  在GDP万亿元城市即将扩至20个以上之时,多个强二线城市正在向GDP2万亿元目标进军。

  2019年,我国已有5个城市的GDP突破2万亿元大关,分别是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广州和重庆。在这5个城市之后,还有哪些城市也有望迈入这一行列呢?

  数据显示,2019年有6个城市的GDP位于1.4万亿到2万亿元之间,分别是苏州、成都、武汉、杭州、天津和南京。其中,苏州和成都距离2万亿元最近。

  苏州有望率先冲线

  不是计划单列市,也不是副省级城市,作为普通地级市的苏州,经济总量曾多年仅次于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,高居全国第五。近年来虽有所下滑,但仍位居全国第六,仅次于北上广深和重庆。

  改革开放之后,靠近上海的苏南地区外向型产业快速发展,紧邻上海的苏州通过与上海分工合作,工业经济得以高速发展,并发展成为全国工业产值最大的城市。苏州下辖的几个县级市包括昆山、张家港和常熟长期位居中国百强县前列。其中,昆山GDP超过了4000亿元,超越了贵阳、太原等省会城市。

  不仅如此,去年全年苏州认定国家高新技术企业3160家、累计达7052家,仅次于北上广深,成为二线城市中高新技术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。可见,接受上海的溢出效应十分显著。

  2019年,苏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235.8亿元,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5.6%,距离2万亿元大关已经不远。不过,受疫情等因素的影响,今年前三季度苏州实现GDP14208亿元,离2万亿尚有5792亿元。从单个季度来看,苏州第三季度实现GDP5157.8亿元,因此今年全年要突破2万亿难度仍不小。

  但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四季度外贸出口大幅回暖,作为外向度很高的城市,苏州的经济增速也有望持续回升。

  当然,作为经济总量最大的地级市,苏州未来的发展也存在着诸多短板。比如从城市空间结构来看,尽管苏州市域总人口超过了1000万人,但中心城区人口规模只有357万,离特大城市尚有不小距离,现代服务业发展不够突出。

  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,苏州确实需要在现代服务业方面补短板,有些服务业可以发展,但有些服务业发展肯定不如上海和南京,比如金融、高教方面肯定要依托上海的资源,要和上海充分错位发展。

  武汉大幅“回血”

  苏州之后,成都去年GDP超过1.7万亿元,位居全国第七。成都这几年充分抓住了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机会,吸引了大量人才,打造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集群,在中西部城市中的表现十分突出。

  2019年末,成都共有高新技术企业4149家,比上年新增1036家,增长33.3%;实现高新技术产业营业收入9471.8亿元,增长10.8%。新兴服务业蓬勃发展,规模以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、研究与实验发展、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营业收入分别增长32.7%、24.8%、22.0%。

  作为国家中心城市、西南大区中心和副省级城市,成都总人口超过了1600万人,超过广深,位居全国第四。同时,四川是西部第一经济大省和西部第一人口大省,常住人口达到8375万人,户籍人口超过9000万,因此成都的经济腹地相当大。

  武汉和成都这两大中西部城市的竞争也十分胶着。这两座大区中心城市高教力量雄厚,近年来在中西部经济加快发展的过程中,两城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均十分亮眼。去年武汉GDP超过了1.6万亿元,位居全国第八。

  今年受疫情冲击,武汉GDP增速虽然仍为负,但复苏态势极为强劲。前三季度,武汉GDP总量已接近上年同期九成,同比下降10.4%,降幅比上半年收窄9.1个百分点。根据当地媒体报道,前三季度,“武汉已重新返回全国前十”。可见当前武汉正在快速“回血”。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预计明年全年,武汉GDP总量有望回到第八的位置。

  杭州产业竞争力强但也有短板

  从GDP总量上看,2019年杭州虽经济总量与2万亿大关尚有不小距离,但从产业发展水平来看,杭州是最接近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新一线城市。

  其中,在资金总量方面,杭州去年底已经超过了4.5万亿元,位居全国第五,继续紧追广州;在A股上市公司方面,杭州已经达到了155家,仅次于北上深,位居全国第四。

  另外,一线城市的一个重要指标是,有很强的人才吸引力,而衡量一座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,对外地人才尤其是外省籍人才的吸引力是一个重要指标。通常来说,一线城市能够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,在一线城市就业的外省籍毕业生也会比较高。

 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《2020年秋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》,杭州的平均招聘薪酬达到9812元/月,仅次于北上深,位居第四。麦可思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在杭州就业的2017~2019届外省籍本科毕业生占比达到61%,超过广州,位居全国第四。

  杭州的亮眼表现,主要得益于近年来快速发展的数字经济。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,杭州全市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为2952亿元,增长11.5%,增速比上半年提高1个百分点,占GDP的25.5%。相关产业中,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产业增长12.6%,人工智能产业增长10%。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,前三季度全市生产总值达11567亿元,按可比价格计算,同比增长3.2%。

  不过,杭州的短板也十分明显。比如杭州的新兴产业过度注重模式创新,但在科技研发方面仍然不强,尤其是整个信息经济结构偏软,在科技制造业方面有待提高。另外,与一线城市相比,杭州更像“单打冠军”,整体的综合性功能与一线城市尚有不小距离。比如在交通方面,杭州的航空、地铁交通等差距仍比较大。

  杭州之外,南京和天津这两个城市去年GDP超过1.4万亿元,总体上与2万亿大关仍有不小距离。

  作为长三角地区的特大城市,南京的一大短板是市域人口规模偏小,只有800多万人,这也是6个GDP2万亿后备军城市中,唯一一个常住人口低于1000万的城市。不过南京是第二经济大省江苏的省会,邻近的安徽经济发展很快,南京的经济腹地很大,这几年南京雄厚的科教资源优势也在不断转化为科创优势。